索罗斯“宏观对冲”的玩法:选一个并不强的对手

   ★本期提要

    ⊙一张图看清:华尔街对冲基金大佬的超额收益从大趋势来讲是越来越低的

    ⊙索罗斯的秘诀:找到了更合适的博弈游戏玩法?!

    ⊙宏观研究的价值是什么?——研究对手的行为模式


   ★正文阅读
 
    本期的内容是从博弈的角度去思考索罗斯等大师的投资方法。
  
    在博弈的流派中,有一个跟我们以前讲到的博弈都不一样的、非常特殊的流派,叫宏观对冲。
 
    图片

    我们来分析一下上面这张图片:
 
    ⊙横轴是华尔街数十位对冲基金的基金经理的从业年限,当然在选择对冲基金经理的时候,它做了一个限制,就是这些人的投资时间至少要在10年以上;
 
    ⊙纵轴是每一位基金经理这么多年相对于标普500的年化超额收益。
 
    大家第一眼看到的是什么呢?我在图中画了一条红线,大家第一眼看到的应该是随着从业年限的变长,华尔街的这些对冲基金大佬的超额收益从大趋势来讲是越来越低的。

    也就是说随着投资时间的变长,超额收益明显好于整个市场的可能性是在下降的。
  
    不过在这张图上我用红色的圈圈出了两个投资人,最右边的这个是股神巴菲特,巴神的问题我们往后再聊;

    还有一个稍微高一点但偏左边一点,从业40年左右,相对于标普500有15%以上超额收益的这个投资人,他就是金融巨鳄索罗斯。
 

   ★索罗斯找到的“更合适的玩法”是什么?
 
    索罗斯

    从理科生的角度去思考这个问题,就是我看到这张图,我会对这两个人的行为模式产生特别多的兴趣。

    很显然,在这张图上,巴神和索罗斯这两个大咖跟其他人投资人并不是一种类型。巴神的问题我们往后再谈,索罗斯为什么可以长期保持这么高的超额收益呢?

    相对于他的从业年限来讲这是一个非常异常的特点,我猜测他找到了一种更合适的博弈游戏的玩法。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当你在一个股票市场中买卖一只股票的时候,假设我们先不考虑基本面,单纯考虑博弈,那么跟你博弈的是什么人呢?

    是千千万万个跟我们同样聪明、跟我们同样勤奋,甚至比我们还努力的投资人。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之下,我凭什么说我肯定可以比这50%甚至更多的人有更高的胜率呢?

    我觉得不管是对市场的理解,或者是从信息获取以及智商的角度来说,大家应该都处在全社会的中位数这个水平,故此假如我用的方法论或者技术跟大多数的投资人是相同的,那凭啥我可以长期保持超额收益呢?
 
    为什么我说宏观对冲不大一样。因为它在选择自己的博弈对手。我们可以思考一下,当索罗斯做空英镑的时候,他的博弈对手是谁呢?并非千千万万个基金经理,而是英格兰央行。

    当他做空泰铢的时候,他的对手盘是泰国央行;当他做空港币的时候,他的对手盘是我们的金管局以及后面强大的援军—人民银行。
 
    人民银行

    ⊙首先,当你选择了一个固定的博弈对手的时候,你对他的所有信息的研究就会变得更加容易,你对他的行为模式的研究就会变得更加容易。
 
    ⊙第二,中央银行或者政府作为投资人,其实并不算非常优秀。

    当泰国央行在明明基本面不支持的情况之下,还要使泰铢保持在高位的时候,它可能不像我们普通的金融投资人一样考虑我的头寸是多少,考虑我的收益是多少,考虑我的风险是多少,考虑潜在的波动率是多少。

    也许它做这个决策仅仅是因为政治上的面子问题,可能只是因为在政治上考虑到了其他的国内金融稳定的问题。

    换句话说,当你选择一个政府作为博弈对手的时候,它并不是一个非常聪明和理性的投资人,那么是否也就代表着你在做投资的时候它给了你一些潜在的超额收益?
 
    ⊙当然,另外一个角度就是当你选择一个固定的对手去做博弈的时候,博弈结果就不太符合普通的同期涨落(?不确定),因为样本数太少了。
 
    所以我觉得,至少从索罗斯的案例来看,宏观对冲之所以可以有这么好的表现,本质上来说就是因为他从方法论的角度跳出了跟千千万万个聪明人去比智商,而是选择跟单一的一个政府去做博弈。
 

   ★宏观研究的价值是什么?——研究对手的行为模式
 
    对手的行为模式

    那么在宏观对冲的这个背景之下,宏观研究的价值是什么?

    回到我们刚才讲到的,假如做投资、做博弈的研究最重要的是研究你的对手的话,那么宏观研究在宏观对冲中的价值就在于研究对手的行为模式。

    也就是说,在一个汇率的交锋过程中,我研究的是第一政府能做什么,第二政府想做或者会做什么。

    例如1997年、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当你发现泰国央行的对外负债是它手中外汇储备的两倍的时候,你就知道它没有能力去维护它的汇率稳定。
 
    不过从它的行为模式来讲,因为有政治上的考量,如果我们分析出来它会在没有能力去维护汇率的情况下不得不维护汇率,对我们投资人来讲这就是一个很显然的狙击目标。
 
    不过对于宏观对冲来讲,还有一个特别需要注意的事情,就是尽管你的博弈对手是一个国家、一个政府,尽管这个政府它的行为模式从投资的角度来讲可能有的时候我们不能理解。

    但是我们同时要注意到一个风险,就是很多时候这个博弈的对象同时又是赌场的老板。

    故此这也就引出了宏观对冲中非常重要的风控问题,就是在这样的交易过程中,大多数做宏观对冲的时候,你的首要目标就是赚钱,并且不要让政府觉得你是来砸场子的。
 
    举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在2008年雷曼倒台的过程中,美国有一家特别出名的对冲基金,叫绿光资本。

    它的老板是大卫·艾因霍恩( David Einhorn),这个人也是一个特别有水平的德州扑克玩家,拿过全美的德州扑克冠军。

    大卫·艾因霍恩

    他因为做空雷曼名声大噪,赚了很多钱。之后他做了一件事情,转战德围,做空大众。我们都知道大众对于德国经济来讲是一个支柱型的企业,有点类似我们中国的四大行。

    因为当时全球的恐慌情绪很盛,所以初期的时候绿光资本做空的头寸赚了很多钱,浮盈很多。
 
    结果有一天周五收盘以后,德国政府突然宣布,说大众的大股东保时捷已经在市场上增持了大量的大众的股票,并且后续会持续增持,直到整个市场的流通盘只剩5%。

    周一开盘,大众的股票直接起飞飙升,绿光资本的头寸就被打爆了。

    假如我们深究金融市场的游戏规则和证券法,德国政府包括保时捷的行为肯定是违规违法的,至少是有待商榷的,不过在2008年那个时候,因为绿光资本做空的是德国的经济重要支柱公司,最后也只能接受自己的头寸爆掉。
 
    所以我想说什么呢?在宏观对冲的过程中,把握进退和取舍的时间点,这又是另外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

    也就是说,当你在做多或者做空一国的资产或者股票的时候,什么时候退出来、什么时候政府可能开始担心你是来砸场子的,这又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行为研究问题。

    这是宏观研究在这个博弈的游戏中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角度。

    以上就是关于索罗斯“宏观对冲”的玩法:选一个并不强的对手的介绍内容,想学习更多股票知识,请到淘宝股票
 
    PS:Ctrl+D是收藏页面的快捷键哦!喜欢的话可以一键收藏。转发分享,让身边的股友一同享用知识点心,一同认知升级!